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一次深刻的交流

和一个钢铁直女进行了深刻的交流,首先她对LGBT是完全否定并且还有很强的歧视。但我觉得这样摆在明面的歧视总比那种在背地里的歧视好,即使都是歧视。
我们的对话最初是由我们的婚恋观开始的,不得不说她的观点里有太多需要改变的地方。比如说她说的:
- [ ] 我就是觉得女的没有男的强啊,不管是什么方面都是这样,最顶尖的事情只有男性能做,很多时候我们就只能仰仗他们。
- [ ] 那你是觉得男性高于女性一等吗?
- [ ] 虽然不想承认,但我觉得就是这样的。
- [ ] 那你觉得男性能干的事女性不能干吗?
- [ ] 是的,很大程度上是。
- [ ] 那你知道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吗?
- [ ] 好像知道,好像又不知道。
后来我也不记得我们是怎么切入LGBT人体的问题的。总之就是她觉得LGBT是完全不对的,违反了遗传学的规律,她自己也说自己受传统观点影响太严重了。
- [ ] 我就是觉得男女在一起才是对的。
- [ ] 为什么?
- [ ] 因为阴阳协调啊,还有两个人在一起不就是为了繁衍后代吗?而且同性在一起怎么会产生爱情啊,爱情不都是产生在异性中的吗?
我后来给她讲了一个我小学同校初中同校高中隔壁学校的一个男孩子的故事。那个男孩子是gay,但是他也很厉害,他喜欢的每一个人,都好好喜欢了。他公开了自己的性向,在他还在上高中的时候。受了很多的歧视,现在在美国。
- [ ] 对啊,因为那边同性恋是合法的嘛。
她对于很多概念,似乎还处于,有这个东西的理论,却没有实践的阶次上。
我再给她讲了中国同妻情况的常见和严峻。每10个人里有1个人是同性恋,但在中国,会出柜或是不结婚的同性恋只有2%,那剩下8%的同性恋去哪了?结婚了,和女人,或是男人。因此有了同妻,和骗精的女人。我很小心翼翼地问她:
- [ ] 你小时候,或者是你在家,两性观有问题吗?或者说,你小时候接受过两性关系的教育吗?
- [ ] 没有。
后来我们谈到她的婚恋观。
- [ ] 我觉得我在男性面前很自卑,就是,抬不起头来的自卑。
- [ ] 为什么会这么想?
- [ ] 我也不知道,就是这么觉得的。
- [ ] 你童年的时候有人对你做过什么吗?
- [ ] 应该没有。
- [ ] 那你的母亲在家地位高吗?
- [ ] 高啊。
这个情况令我很费解,于是我们聊了下去,她主动给我举了一个情况:
你打羽毛球很厉害,你是你们学校打羽毛球最厉害的女孩子,然后你在体育馆碰到另外一群打羽毛球很厉害的男孩子,你会上去问他们要不要跟你一起打羽毛球吗?
- [ ] 会,也可能不会。那你呢?
- [ ] 我不敢。
- [ ] 为什么不敢?
- [ ] 你先说说你怎么想的。
- [ ] 我估计我还是不会的更多一点,首先我既然是全校最厉害的女孩子,如果我输给了他们,就会给他们一种原来女生里最厉害的不过尔尔的错觉,会间接促使他们歧视女性。
- [ ] 我就是不敢。
- [ ] 你有什么不敢的?你是全校最厉害的女孩子诶。
- [ ] 我就是怕他们嘲笑我。
- [ ] 嘲笑?为什么会嘲笑你?
- [ ] 就是,怕我万一打得不好,他们嘲笑我,就不跟我玩了。
- [ ] 那你也可以不跟他们玩啊。
- [ ] 哎。
- [ ] 要是我的话,我就一个人在边上屌里屌气的打,除非他们来找我打,我是不会跟他们打的。你要有一种他们都是傻逼的感觉,这样才能有自信。
- [ ] (轻笑)我高中的时候对我男神也是这样,就表面上很正常还能叫他名字啊什么的,但其实我内心是很不自信的。
- [ ] 那是你男神间接地造成了你对男性的绝对崇拜吗?
码字码到这里,我duangduangduang的跳下了床,去找性学三论,但是很遗憾,这本书上个学期被我带回家了。我想给她看,但没找到,我就跟她说了女性对男性的崇拜,最开始始于对男根的崇拜,因为没有。
- [ ] 也不算吧,其实我在高中以前就挺自卑的。高中的时候男神对我爱理不理的,就觉得很难受,觉得自己比他低了一等。
- [ ] 你心里对人的等级分布是很明显的啊。
- [ ] 是的。
- [ ] 那你那个时候怎么那么大胆,就敢去搭讪你男神什么的,而且还撞了那么多次南墙,要是我我是不敢的。
- [ ] 我也不知道我那个时候怎么想的,就是不会死心。
- [ ] 哎。你真的可以好好想想你童年的经历和遇到的事,然后慢慢的把这个观点改过来,不然你以后婚姻可能不会太好。
她想了挺久的,也沉默了很久我们。
- [ ] 我觉得我的自卑可能都来自于小时候我胖,然后他们都嘲笑我。
- [ ] 你的自卑也是来自于胖?我高中有个同学也是。而且也是在情绪快崩溃的时候说的,她很自卑,因为自己的胖。
- [ ] 是啊,就是会很多人嘲笑你啊。
- [ ] 我小时候也很胖,现在也很胖(笑),也有人嘲笑我,但我就觉得这不是一件很大的事。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我上初中的时候女生都在减肥我还很奇怪并且暴饮暴食的时候...
- [ ] 我觉得你太敏感了。你们都是。
- [ ] 是啊,我是一个很敏感的人。
- [ ] 但你们也是被迫过敏的吧。
后来我们又聊到了高中。
说实话我们两个人的高中学校都不错的,我是省一批重点,她是二批重点,为什么会考上这个学校的原因很多,这里只说她的原因。
- [ ] 我高中同学很心机。
- [ ] ?怎么说?
- [ ] 每次考完试以后都说自己考得很差很差,然后成绩出来了死高死高。
这个时候我又开始觉得她过敏了,因为这个情况可能在每个学校都有。
- [ ] 我们班也有这种人!
- [ ] 然后每次考完试,我们班就会把成绩贴在后面墙壁上,每个人都知道你的成绩,你在班里垫底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 [ ] 嗯我知道,因为我高中也是,但是是因为我不读书。但是为什么你们要把每个人的成绩贴出来,不注重个人隐私的吗???
这个时候我又生气又疑惑,因为我知道那种很多人围着讨论别人成绩的感觉。
- [ ] 我们高中都贴出来的啊。
- [ ] 我艹(这个时候我没忍住喷了一句脏话)
- [ ] 很多人就都看不起我啊因为我的成绩,但是其实高三的时候我很努力了。甚至连我最好的朋友都...我语数外比较好嘛,选考三门很差,有一次我总分加起来比她高了一分,她就说连你都比我高啦,那我要好好读书了。然后我高二刚到这个班的时候,有个同学就当着很多人的面,说xxx你高一的时候不是在班里中等吗,怎么到了高二就垫底了。
我这个时候真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这是一群什么样的妖魔鬼怪。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往别人伤口上撒盐还这么开心。
- [ ] 所以我觉得她们很假。
我突然想起了她一定要去辅导员办公室看专业绩点排名的事,现在想想这可能也是一种PTSD。
聊到这里,我给她讲了我的高中,她表示了羡慕,我跟她说如果你碰到的是这样的同学,或许会比现在好很多吧。
- [ ] 可能吧。

评论

© 参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