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就算被拿下了话筒 我依旧要放声歌唱

看到一条微博,说北京近两年的变化,变了吗?好像变了又好像没有。

好像一直都是天子脚下,都会被束缚很多事情,不知道是因为我长大了看到更多的新闻了还是因为这两年的形势的确在变差的原因,我总觉得这两年出的事情特别多,特别。

去年同学刚去北京上学的时候在管控低端population的问题,我都不敢打中文。说她们学校特别可怕的在于专门开了一个会让学生们不要说话,就是闭嘴就好了。不然到时候查到直接处分。

我常常看到这么一种说法,一般在关注社会热点事件的人,都是比较占中上层的人和学生,我身处一个三本,我也不想去伪装什么,我就是一个三本的学生,身边人的确是不怎么看新闻的,或者说,看的眼光和角度不够深,不够狠,不够辣,不够刁钻,也不求甚解。

这个学校的学生最大的痛处,我觉得不在于学习成绩高低好坏,而在于不热爱公开发声。什么叫做公开发声,就是专门的、面向大众的去揭露某件事情,或许是能力还不够,又或许是其他原因。这个学校有很多很多问题所在,而且保持了很多年,一直没变过,很大一个原因就是根本没有人去跟管理层说这些问题,或者说,很少。
比如说学校4G网络速度的问题,网络信号的问题,教务工作效率低下、态度恶劣的问题,无效的课外活动过多的问题,学生会、社团联机构过于冗杂的问题。
我们从来都知道这些问题的存在,但是没有人去向工信部、电信公司、移动公司提过,以至于我们这一万多个人的权利被轻易的忽略。

而在我心里的985不一样,就像我的高中同学们一样,他们知道反抗、懂的抗争,明白要为了自己的权利而奋斗到最后一刻。就比如说高一的最后一段时间我们说要分班,最初刚进校门的时候,我们是带着我们这个班会走三年的信念进来的,但你突然告诉我,走不了三年了,我们学校中途易辙了,你们得分开。为了这件事,我们大半个年级和学校对峙了近一个月时间。尽管最后我们还是分班了,但我们至少战斗过,明白吗,战斗的意思,就是我们曾是战友。

如今北大的学生,更多985/211的学生被堵上了嘴巴,但反抗精神不死,我们还是五四那一帮人,只是时代不再是五四那个时代了。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我活在五四那个年代,我活在民国时期,看看那个时候的社会和学生,就算只有一天,我也会心满意足,但没有这种机会了,再也没有了。

这个学期刚开学的时候我们听说老师跟我们说了十多年前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的时候她还在上大学,在浙大,整个学校组织了一次大型的游行,还有开口说话的机会。

在北京大学120周年的诞辰,我们用自己被堵上的嘴巴献上了无心的祝福,看到了一句话:“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我们为什么那么需要赞美,为什么只能是赞美,为什么无法接受指责,为什么无法接受别人的经验和教训,依旧一意孤行。

从北电侯亮平开始,再到南京理工的陶同学,到南京大学,到北大。这些学校都是非常出名的学校,也就是我们原来所说的“一流大学”,却做出了下流的事情。就像是一个男人在出轨之后说:我犯了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误。是一样的。

我希望年轻人去愤青,我希望年轻人去发声,去尽一切力量发声。他们要夺去我们的话筒,那我们就张大嘴巴放声歌唱,一代接一代,薪火相传。总不能让自己的小孩,活得像是小小红卫兵一样。

司马迁曾写过:“善者因之,其次利导之,其次教诲之,其次整齐之,最下者与之争。”

自己judge一下中国处在什么时代。

评论

© 参商 | Powered by LOFTER